没想到,香港抗日史竟然如此悲壮

执笔:鸽子叨

“九?一八事变”88周年前夕,香港唯一抗日烈士纪念碑被示威者涂污。

对于示威者的这种无知、无耻行为,网友纷纷表示:疯了!怒不可遏!天理难容!人神共愤!

抗战的历史还未远去,当年革命烈士用热血换来的和平与安宁却正在被冷血暴徒无情践踏,他们的行为不仅仅侮辱了抗日烈士纪念碑和乌蛟腾村英勇牺牲的八名抗日烈士,更侮辱了香港人民三年零八个月的英勇抗争,是对香港三年零八个月黑暗沦陷岁月的彻底无知。

香港人民可歌可泣的抗日史这一课,他们是时候应该补上了。

1941年12月8日凌晨,凄厉的空袭警报划破了香港夜的静谧,日机炸弹的爆炸声瞬间响彻全岛。早已集结完毕的日军1.5万余人,越过深圳河迅速入侵九龙;12日,九龙沦陷;18日,日军登陆香港。尽管丘吉尔21日声称驻港英军“无论如何决无屈服的念头”,但港督杨慕琦还是于25日圣诞节下午降日,当天被称为“黑色圣诞”。

为巩固香港的重要“堡垒”作用,日军任命陆军中将矶谷廉介为港督,以军警特宪钩织成严密的殖民统治网,大肆进行军事镇压、经济掠夺和文化奴役,使香港进入漫长的“黑暗时期”。

开战前香港抗日活动十分活跃,成为日军的眼中钉。很多抗日电影在香港开拍,亦有市民志愿组织医疗队、护士团、救国抗日团,有些学校甚至向学生提供军训。

也许因为香港抗日意识强烈,沦陷后,日军极之残酷对待香港平民。

一些经历过香港沦陷的老人家说曾看过日军殴打、就地处决平民──起因往往都是小事。“其中一个老人家在德忌笠街,在店铺门外,日军拾到一些垃圾,马上揪出店内职员,将他们打到半死。”

另外,因于香港战前经济依赖转口,沦陷之后,经济完全停顿,生活条件非常恶劣。一些人回忆说,1944、45年,一走出街外就会看到饿死的人。还有一些未曾断气的人已经被人推出街外,他们全身赤裸,身上衣物都被人拿走。”

日军占领香港后,将投降的英军及在港的英美籍人士尽数投往赤柱集中营,对香港的中国人则实行军管。香港群众惨不堪言,抗日热情很高。

此时,战败后的英军早已退往遥远的印度,而腐朽无能的国民党军也裹足不前,只有一直在困境中艰难前行的中国共产党没有忘记香港的同胞,毅然派出骨干前往香港发展抗日武装,组织抵抗。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以新界为基地,英勇抗击日军,成为二战期间香港本土唯一的抗日武装。

1941年日军攻占香港后,一小队在乌蛟腾成立的港九大队支援组织,开始了对日军的反击。偷袭启德机场、炸毁日军九龙第四号铁路及军火库等,乌蛟腾小分队立下不朽战功。日军对其恨之入骨,围剿、扫荡乌蛟腾村十余次,但游击队得村民保护屡屡脱险。

1942年9月25日拂晓,大队日军再次包围乌蛟腾村,封锁村中各处路口,带同军犬逐户拍门,无论男女老少,一律押往村前的晒谷场坐下。日军头目在晒谷场当中审问村长李世藩,先用甜言蜜语引诱,后以严刑酷法恐吓,逼问游击队的情况。李世藩晕了又醒,醒了又晕,坚不吐口,最终壮烈牺牲。日军又将另一位村长李源培押往溪涧,对其灌水拷打,烧烟灼背,马蹄踏腹。李源培在残酷折磨之下,依旧毫不松口。

日军的残暴镇压,激起了群众的民族仇恨,乌蛟腾村的热血男女纷纷加入港九大队,开始了英勇的抗日征程。

1951年10月,乌蛟腾村民合力在村西头一处山坡下修成“乌蛟腾烈士纪念碑”,以纪念李世藩、李宪新、李天生、李志宏、李官盛、李伟文、王官保、王志英、李源培等九位烈士。1984年9月,曾生重访乌蛟腾,建议将纪念碑改名为“抗日英烈纪念碑”。1985年8月,纪念碑重修。2009年12月,纪念碑迁于新娘谭道与乌蛟腾交汇处重建。

三年零八个月,在港九独立大队的带领下,包括乌蛟腾村八名烈士在内的成千上百的英烈,为抵御外辱抛头颅,洒热血。尽管身份、地位、年龄、阶层不同;性格、职业、观点各异,但是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共同诠释了一个中国人该有的品质。

他们的英勇抗战向世人表明,香港人深具爱国传统,也不乏牺牲精神。反观当前在香港公开投靠外国、肆意进行打砸破坏的暴力分子,他们绝不能代表香港,更没有资格代表香港人,他们永远无法撼动香港属于中国这一事实,永远无法冲淡中国人的血缘亲情。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陈勇痛斥,涂污抗日英烈纪念碑的恶行人神共愤,侮辱英烈是对历史的无知、对恩人前辈的背叛,是禽兽不如的劣行,与当年侵略者与汉奸所为一样,定会受到历史的审判、人民的唾弃。

香港立法会议员陈克勤在其“脸书”账号上这样写道,“我不知道涂污者的脑袋到底装些什么,但我肯定知道他对香港的历史毫无认识、对烈士先人毫不尊重!”他表示,“今天,这种野蛮的、良知泯灭的破坏行为,已经令我无法理解。表达要求从来都是没有问题的,但要用到这种方式去宣泄对国家民族的不满,一般人绝对不会接受。这不禁令我想起汪精卫,年轻时是革命党的头号‘义士’,后来变成头号大汉奸。多读历史,还是真有需要。”

虽然涂污者的行为极端恶劣,但是,我们还要看到,香港依然有正气!

香港中年市民钟华新一行五人大约晚10点左右率先抵达乌蛟腾抗日烈士纪念园,他表示,英雄墓碑上被喷上了“反送中”的字眼非常愤怒,因为这是侮辱中华民族烈士的行为,“已经不是内部政见矛盾的事情了,而是敌我分明的战争。”他表示,明天‘九一八’事变纪念日,“所以(清洁)这个事情不可能等到明天,不可能让我们的烈士在‘九一八’这天被人侮辱。我一分钟也等不了。”

为国捐躯的战士之英灵,将世代守护这片热血大地。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二战期间香港本土唯一的抗日武装: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闹“港独”?麻烦读一读香港抗战史》、《还原香港抗战史》、《香港保卫战-被遗忘的历史?》、《用生命守护生命(民族记忆·你不知道的抗战故事)》、《一分钟也等不了!香港市民连夜赶来还抗日烈士尊严》等文章。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